天山生物:空中阁楼式暴涨

  • 2020-09-15
  • John Dowson

疫情冲击供给的延后叠加复工需求释放,2020年可能再现2019年的结构性通胀现象,实施好逆周期调控和管理好通胀预期二者并重。 本刊记者 魏枫凌/文 2019年,猪肉价格上涨带来的结构性通胀女性各种B型

天山生物:空中阁楼式暴涨女性各种B型

没有基本面支撑的暴涨,最终只能是昙花一现。

启凡/文

从8月19日的开盘价5.79元/股开始,天山生物(300313.SZ)股价一路上涨,截至2020年9月8日收盘后停牌,公司股价为34.66元,12个交易日涨幅高达近500%,最新市值已超100亿元。

与股价涨幅不匹配的是公司的业绩表现,2020年上半年,天山生物实现营业总收入1.1亿元,同比增加77.75%;实现营业利润-782万元,同比增加55.17%;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765万元,同比增加58.91%。

此前,天山生物已经连续两年亏损。2018-2019年,公司净利润分别为-19.46亿元和-6005万元。如果2020年无法实现扭亏为盈,天山生物将面临退市风险。

转型后主营业务连年亏损

天山生物于 2012年4月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上市。上市之初,公司主业为牛品种改良产品及服务,公司依托齐全的奶牛、肉牛及乳肉兼用牛的良种基因库,通过应用良种繁育体系研究成果及性控冻精、胚胎移植等前沿遗传生物技术与产品,为牛养殖户提供集品种改良、良种繁育、育种规划、饲养管理及疫病防治等服务为一体的综合良种繁育服务。由于单纯靠冻精业务收入有限,公司早在2013年就开始向下游产业发展,并提出“大肉牛战略”。

在2013年年报中,天山生物表示,公司将逐步从单一的遗传物质(冻精、胚胎)提供商转变成为全方位的种畜、遗传物质产品及技术服务综合提供商,并逐步布局肉牛产业,采取“两头带中间”的模式,发展公司肉牛产业。这意味着,天山生物在此业务的基础上将向下游延伸,向肉牛产业布局。

从最近10年来看,天山生物的发展可以分为两个阶段,一个是冻精业务为主导阶段(2013年以前),一个是活畜产品(肉牛)为主的阶段(2013年以后)。

2013年,天山生物的主营业务收入为8201万元,其中普通冻精收入为3717万元,占比45.32%;性控冻精收入为254万元,占比3.1%;进口冻精收入为1949万元,占比23.77%。这三大产品的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达到72.19%。

2019年,公司总收入为2.29亿元,其中活畜产品收入为1.63亿元,占比71.05%;资产租赁2066万元,占比9.02%;冻精业务收入仅为2357万元,占比10.29%。可以看出,目前,上市公司活畜产品业务收入占比最大。

在大肉牛战略驱动下,天山生物的冻精业务收入急速下降,而活畜产品收入大幅提升,公司的业务结构已与2013年截然不同。

2013年以前,公司完全以冻精业务收入为主。2010-2013年,公司整体的净利率为42.73%、35.8%、23.27%、12.29%。虽然利润率逐年下降,但是均为正,而且均在10%以上。但自从向大肉牛战略转变后,2014-2019年,公司整体的净利率为1.73%、-19.24%、-48.88%、3.28%、-1850%、-26.22%。在转型的6年时间中,公司只有两年拥有正盈利,而其余年份全部亏损。2020年上半年,公司的净利率依然为-6.72%。在转型后,公司的主业连年亏损。

2014-2019年,天山生物实现收入为1.22亿元、2.47亿元、3.75亿元、1.95亿元、1.05亿元、2.29亿元,净利润为211万元、-4750万元、-1.83亿元、641万元、-19.46亿元、-6005万元。

在大肉牛战略提出后的6年里,公司收入增长87.7%,但只有2014年和2017年盈利。

实际上,自大肉牛战略提出后,天山生物并没有因此战略而获得任何经营成果。

在这样的情况下,天山生物依然坚持大肉牛战略。在2019年年报中,天山生物提出,“公司未来五年将继续实施肉牛战略,依托公司在牛育种领域形成的种质、技术等优势,以牛育种为基础,进一步整合资源,向种牛进口冻精推广及服务、种羊育种、种羊冻精和肉牛繁育、养殖、育肥、屠宰加工及精细分割的完整产业链有重点、分步骤地延伸,打造具备国民知名度的牛肉品牌。”

根据以往数年的经营成果,天山生物的战略前景堪忧。

跨界收购巨额亏损

在坚持以“大肉牛战略”为主导的同时,天山生物也在向其他领域不断探索。2017年8月14日,天山生物披露重大资产重组预案,拟24.36亿元收购新三板挂牌的户外广告商大象广告。这笔收购对于天山生物来说难度不小,当时天山生物市值仅25.8亿元,而大象广告的营业收入、资产总额及资产净额占上市公司2016 年经审计的相应财务数据的比例分别为159.57%、277.38% 和645.34%,从财务的角度来说,大象广告的体量要远大于天山生物,这也使得此次收购触发重大资产重组。

在收购完成后不久,2018年11月,天山生物发现大象广告伪造账目、虚增资产和利润、巨额担保和负债被隐匿,公司当年计提19.46亿元坏账,导致2018年净利润巨亏19.5亿元。 2019年2月19日,天山生物公告称,公司重组标的大象广告有限责任公司原实际控制人陈德宏先生因涉嫌合同诈骗罪被批准逮捕。但因该笔交易产生的不利影响远未结束,公司与大象广告原交易对手之间关于交易撤销的诉讼悬而未决;大象广告向浙商银行的5600万元借款由天山生物履行担保责任。毫无疑问,这笔跨界收购是失败的。

当主业缺乏盈利能力的时候,天山生物的自身造血能力也会变得越来越差,相应的问题就会随之而来。

Wind数据显示,2015-2019年年末,天山生物的资产负债率为54.54%、53.11%、47.53%、85.33%、87.17%。

2020年上半年末,公司的货币资金为1735万元,短期借款为1.88亿元,公司现有资金无法覆盖短期借款。在资产负债率不断攀升的基础上,公司的资金压力与日剧增。

2015-2019年,天山生物的经营活动现金净流量分别为-2亿元、1.22亿元、7872万元、-1205万元、-3494万元,投资活动现金净流量分别为-6423万元、-3556万元、-3166万元、4443万元、-1205万元,筹资活动现金净流量分别为2.79亿元、-3857万元、-1.59亿元、7226万元、-7359万元,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投资活动现金流、筹资活动现金流在大多数时间中处于负数状态。过往5年,天山生物的造血能力不断变弱。同时,公司的流动性危机开始不断显现。

2015-2019年年末,公司的流动资产分别为4.69亿元、3.12亿元、1.73亿元、3.39亿元、1.41亿元,流动负债分别为4.51亿元、3.89亿元、3.02亿元、10.77亿元、9.16亿元,流动比率分别为1.04、0.8、0.57、0.31、0.15,流动比率不断下降。自2016年起,公司的流动负债已经超过流动资产,公司的流动比率已经低于1。2020年上半年末,公司流动资产为6349万元,流动负债为7.08亿元,流动比率为0.09,创下新低,公司流动性风险不断加剧。

股价疯狂投机炒作

在主业持续亏损、资金压力不断加大、流动性风险不断加剧的时候,天山生物股价在近期却大幅拉升。天山生物股价从8月19日的开盘价5.79元开始一路上涨,截至2020年9月8日收盘后停牌,公司股价为34.66元,12个交易日涨幅高达近500%,最新市值已超100亿元。

巨大的涨幅也引起了深交所的关注。9月3日晚间,深交所将天山生物列入重点监控股票,严密监控交易情况,对异常交易及时采取自律监管措施,强化交易行为核查,发现市场操纵等违法违规线索,将第一时间上报证监会查处。

深交所表示,8月19日以来的9个交易日,该股交易炒作迹象十分明显,短线资金接力炒作,大量投资者盲目跟风,机构投资者参与度低:一是买入以个人投资者为主,买入金额占比97%;二是持股市值小于300万元的中小投资者为核心主力,买入金额占比近七成;三是机构投资者整体参与度低,买入金额占比仅3%;四是从买入居前账户交易习惯来看,平均持股时间短,短线交易特征明显;五是涨停板买入封单较为分散,中小投资者为主要力量。

从消息面来看,天山生物全资子公司通辽市天山牧业有限责任公司从事肉牛育肥业务,该公司成立于2020年5月,截至目前存栏量596头,且尚未出栏,经营时间较短,未对公司收入和利润产生贡献。虽然牛肉价格持续走高,但由于存栏量太少,并不能直接带来经营成果。由此来看,这并非是股价暴涨的核心原因。

在没有任何基本面和消息面利好支撑的基础上,天山生物股价在12个交易日出现近500%的涨幅,这实属投机炒作所为,注定无法持久。

对于战略问题 、股价暴涨原因等问题,《证券市场周刊》记者已经向天山生物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公司没有进行任何回复。

女性各种B型 市场预期依然高度关注流动性宽松,尚未对美国疫情二次爆发的风险有所定价。 诸建芳/文 新冠疫情在美国二次大规模爆发的趋势正在形成。截至7月初,美国每日新增确诊人数已经连续数日突破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评论留言

发表评论